木南

不会写文的屑试图做饭

佣占[弹独]共犯(40)

“那一夜我见过你,仅此而已。”


“......玛丽当时也在?”


独行不敢相信自己那一夜竟然没有注意到小巷中的另外两个人,看见少年微微点头,他抬起手示意奈布坐下。


而五年后这个小家伙才带着他的委托来到了那家酒吧。

伊莱并不想过多追问这五年发生了什么,只是单单从他的行为,或许也能大致推测出来。


关于这个小家伙的身世......伊莱斟酌着询问的词句,想试着证明自己一开始的猜想。


“关于我们的关系,克拉克先生。”


伊莱并没有想到小家伙会像这样突然发问。


情人?恋人?


那两个词伴随着这一句话重又浮现在了伊莱的脑海里。他或许只是想从自己那里获得缺失的东西,恰好是自己,仅此而已。


“您认为这是偶然?”

“一个小孩妄图从您那儿得到他未曾获得过的东西?您认为这是对谁都可以发生的移情反应,是吗?克拉克先生?”


他看出来了吗。


这是伊莱第一次看见这个乖小孩露出这样的表情。愤怒?不,他认为这个简单的词汇并不能概括他所展露出来的情绪,伊莱忽然回忆起了自己的十六岁——这种情绪是不会在那时的自己身上展现出来的。


火光,轰鸣声,黑暗。


而那时自己脸上的表情,会像这个小家伙一样吗?他不知道,他的记忆里只剩下了黑暗,而最后朦胧的那一线希望,是否真的是光芒?


在长时间的沉积中,克拉克听见了小家伙为了让自己平静下来而显得无比沉重的那几个深呼吸。


“先生,我等了你五年。”


不易察觉的颤音,萨贝达攥紧了自己的衣角,他搞砸了。他为什么要对着克拉克说出这种话。他理应像过去那样成为一个听话的好孩子。说到底,克拉克又为何要去爱他?


“你在克制自己,奈布。”

克拉克顿了顿,唇瓣间似乎流露出了叹息声。

“这对于现在的你而言...并不好。”


“先生,您爱我吗?”

“请告诉我究竟什么是爱,我不明白......”


他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考虑过这个词了?就算是在这个小家伙在深夜或是微醺时分的那些话语,伊莱也只是轻声附和。伊莱自己并不明白,因为那些似乎是在数年前就已经被自己抛弃的东西。


或者说,他自以为所抛弃的东西。


而今,萨贝达将那一份热烈而惶恐的东西捧在手心里,站在了他的面前。


偶尔在深夜醒来,看着身旁熟睡着的小家伙,为了他而放下手中香烟盒的同时,他又会想到方才的那些絮语。自己究竟是不是在欺骗这个小家伙?他不知道。而在那一次又一次的战栗与颤抖中,白日压抑在心口的情愫得到了一场爆发,他双手环住少年的脖颈,抓痕与撕咬,高塔在这一刻轰然倒塌。


这种情愫能被成为“爱”吗?还是仅仅是欲望的作祟。


“...我不知道,奈布。”

他轻声道出恋人的名字,抬眼注视着那一对眼眸,而在此刻,一切模糊的东西就像被拭过,居然变得清晰起来。


“对不起,先生。”


小家伙像是做错了事一样低着头,伊莱看不清他的表情,还没等自己开口,萨贝达已经走到了门口。


“我想我得出去走走。”

声音带着他竭力隐藏着的颤抖与哽咽,门锁的响声掩盖了剩下的回音。



评论(3)

热度(40)